/ 采访

独家采访:新闻刺客,平透哀极

新闻刺客,一个患有非常严重的癌症的人,却坚持着自己的想法,为大家报道事情的真相。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,他的活动范围也仅限饭否。在得知他患有癌症即将离去的时候,我萌发了一个想法:采访。这是我第一次采访,但准备时间很短,很多东西不充分,但是现在,我已经没有机会去再次采访了。

与对闻刺客的采访

  • NetPuter :你好,新闻刺客,感谢你接受 OrzDream 的采访!请先向大家自我介绍下吧(有些问题没有经验,问的不好哈,后面我会修改问题的,但不会修改你的回答的)。
  • 新闻刺客:你好, OrzDream 。以前做记者都是别人采访我我采访别人,从没被别人采访过,昨天你就说要采访,一直期待着。你把问题发来,我一看那么正式,对着屏幕笑了很久。谢谢你。自我介绍怎么回答呢?中国新疆人,回族, 1986 年 1 月 6 日出生,男,姓温,同性恋(至今单身)。无党派人士,非政治人物。
  • NetPuter :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做记者的?为什么?
  • 新闻刺客:吸引我的是,探询真相。当然,想做记者和我孤儿的身世有关,我想为弱者呐喊。
  • NetPuter :做记者有什么感受?
  • 新闻刺客:在中国做记者,就是 ZhongGong (为了避免和谐,用拼音代替)的帮凶,你总是遇到想说,但不能说的话。所以我才在饭否做这本我自己认为的新闻杂志。
  • NetPuter :你是属于 Web2.0 的记者吧,你是怎么会选择饭否作为你的主战场呢, Twitter 应该不会像饭否那么多限制吧?
  • 新闻刺客:在饭否做这本我自称的新闻杂志很偶然,喜欢他的这种及时风格。我有一些强迫症和自闭症的东西,很少主动去接受一些新的事物,饭否一开始注册,所以就一直用了,没有注册过这个 Twitter 。
  • NetPuter :期间有没有被和谐?被和谐后怎么做?
  • 新闻刺客:当然被和谐过!我的《新闻触角》,因为报道拉萨 3·14 骚乱被饭否强制设置隐私一次,删除几条消息,之后《新闻触角》在报道贵州瓮安 6·28 民变的时候被封了,我至今无法登陆。第二天我就把另一个话唠饭否改成《国事众议院》,但也仅仅是一天就被迫关闭。之后的 7 月 7 日,我的《新闻刺客》再度出发到现在。
  • NetPuter :因为报道新闻有被人恐吓,打击,辱骂吗?
  • 新闻刺客:在饭否私信里,很多人对我提出质疑,说我「别有用心」、「疆独分子」,有人曾经还恶毒的私信我说「你不是得癌症快死了吗?快死吧,你这样的人看不出那里热爱祖国」,每次看到这样的话我就会哭,而且很久不能释怀,我挺脆弱的。
  • NetPuter :从你的饭否消息看出,你所发的消息都是精心编辑安排的,是怎么想到这样安排的呢?觉得麻烦吗?
  • 新闻刺客:的确做过编辑。因为饭否每条消息只限制 140 个字符,所以我只能提炼新闻的核心进行发布。然后有时候会加上自己的导言。比如发生游行的新闻,我的导言就是「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」。有了矿难,我的导言就是「血染的中国」。不麻烦,因为我确实把《新闻刺客》当一个事业来做,它成全着我做一个自由记者的梦想。
  • NetPuter :可以说你已经形成了一个自媒体,你觉得影响力如何?对此有什么想法?
  • 新闻刺客:没有什么影响力吧?其实说来说去让我自豪的还是做《新闻触角》那会,那时还没有被和谐,关注者高达 600 多人。
  • NetPuter :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,你是如何获得新闻的?
  • 新闻刺客:呵呵。翻墙,外网。
  • NetPuter :也是从你的饭否消息看出,你的癌症已经非常严重了,可以大概介绍下病情吗?
  • 新闻刺客:病情是很严重,医生的话说"癌细胞扩散的比我们想像的快。"也许,撑不过今年吧。在我的肺、锁骨、肝脏、肾脏等都已经发现了癌细胞,已经没有治疗的意义。然后现在双腿浮肿,走路开始有困难,所以我才把停刊的日期大幅度提前。
  • NetPuter :哎,这么说你离死亡已经很近了,有什么感觉?
  • 新闻刺客:我没有父母,其他亲属因为我是同性恋一直没有和我交往,我将举目无亲的死去,这是一种悲凉。夜里,会一个人哭,有时候是癌细胞在体内发作时哭,有时候是那种孤独的哭。
  • NetPuter :虽然《新闻刺客》已经停刊了,但是我们追求新闻真相的步伐没有停止,可以给大家推荐一些类似新闻刺客的网站、博客吗?
  • 新闻刺客:我确实不知道国内不用翻墙的类似《新闻刺客》的网站、博客有哪些。
  • NetPuter :最后,你想对关注你的人说点什么?
  • 新闻刺客: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。从《新闻触角》到《新闻刺客》,一直有那么10几个人,他们一路跟着我,他们看我的新闻,看我的话唠,谢谢他们。他们给了我无比温暖的厚重。
  • NetPuter :再次感谢新闻刺客接受 OrzDream 的采访,希望能够再见!
  • 新闻刺客:恐怕,这一声再见将是永别了吧。因为我今天怕是最后一次上网。羡慕你们 90 后,珍重!

感触

采访完新闻刺客之后,即有两个人向我征求可否转载,看得出来新闻刺客的关注者都被新闻刺客所感动。我很高兴完成了我第一次的采访,但却因为采访内容高兴不起来。希望社会上能有更多和新闻刺客一样的人,追求自己的理想,坚持自己的想法,报道真实的真相。
独家采访:新闻刺客,平透哀极
Share this